102学年度教学优良教师-陈雅萍老师

  • 2019-04-22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

在一个梅雨渐歇的午后,CTL团队踩上了舞蹈学院教师研究室内独特的木地板;轻敲房门,出来迎接我们的是一袭春装粉彩的雅萍老师。雅萍老师是舞蹈学院 102 学年度的教学优良教师,也是舞蹈学院先修部的学科总导师,更是在通识教育艺术鑑赏与核心通识经营多年的老师;多年的教学经验,使得这次专访也像一对一的教学,让我们获益良多。

文/ 教学与学习支援中心 周君霖

舞蹈作为一种表演的形式,她先天就有跨域的特质

近几年来,跨领域整合教学在高等教育体系里喊得震天作响;为了给予学生更多元的能力面对 未来的就业市场,教育部的高教改革措施也不断推动大学内与大学间的各种整合。身为舞蹈学院的教师,在通识面对其他学院的学生,雅萍老师怎么看待跨域这件事 情呢?她说,舞蹈学院,特别是研究所的学生,其实很多是跨域的人才,而且,舞蹈演出本身要完成,就必须要容纳各种专业的人才一同参与,所以舞蹈人对于跨域 也比较没有那么抗拒。雅萍老师自己就是从外文系到纽约攻读表演研究所的跨域学习,她发现,舞蹈在学术研究的领域内,其实是比其他的学科发展要晚很多的。因 此当舞蹈研究的学术根基与脉络要建立时,就必须借用很多其他学科既有的论述,所以跨域的方法本来就是舞蹈学门很重要的一部分。

「通识课程虽然有专业性的教学主轴,但既然是所谓的通识教育,它必定得要有跨域教学的可 能性。」雅萍老师说,「跨领域的思考及素材的选择一直是我的教学模式;比如说我在教通识课程的时候,会有意识地把不同领域的知识体系或素材、或在各领域的 艺术理解与欣赏上会关注的议题,纳入课程教学中,做为整个课程思考与讨论的轴线的一部分。因为学生其实并不是在学习你的专业领域知识,而是在学习与不同专 业知识对话的『能力』;当课程设计本身就有跨域的精神时,整个课程就是老师向学生示范如何跟不同领域知识对话的过程。」

发起学生切身相关的共鸣,提升学生专注力

但是要怎么让学生认真参与课程学习?「我认为老师选择的教材内容与主题,还有这些素材的 脉络本身或者故事,若可以让学生觉得跟他有关连,引起他的兴趣,还是能吸引到学生的关注。」雅萍老师也说,在上舞蹈的通识课时,不必希望学生了解舞蹈的所 有东西,那是不切实际的想法。「这些年我若教通识相关的课程,会跟学生介绍影像舞蹈(Screen dance),这些题材学生就会很有兴趣,一方面是现代的年轻人本来就比较习惯视觉影像,像是摄影语言、透过电子媒材所传递出来的讯息等,是他们所熟悉 的;另一方面他们也习惯这样的表达方式,近年影像舞蹈的创作跟创意方面其实是蛮丰富的场域,所以有很多素材能跟学生分享。这个题材也是跨域的,舞蹈自不必 说,它也牵涉到影像制作、空间概念、色彩构图及音乐使用等;这些题材综合起来,对于不同领域的学生,他们都会找到想要切入、或者可以连结的部分。」

跨域的对话与合作需要学校资源支持

雅萍老师亲切地对我们说明,舞蹈是身体的艺术,当学习者要去亲近或理解这样的艺术形式 时,若能够有一些身体的经验,绝对是会有帮助的。「我自己一直对理论与实务的对话与合作很有兴趣,我们舞蹈学院的教师在教通识课程时,也都一定会设计些实 作的教学;在教学中若能让学生有一点实际的身体经验,他们对于舞蹈的领会将会加速。」过去雅萍老师与舞蹈学院郑淑姬老师合作尝试核心通识的双教师教学,让 学生从理论与实作两方面熟悉舞蹈艺术。雅萍老师自承,「在合作授课的时候,老师与老师的对话还不够充分,通识课程的时间长度也不够进行足够的学生反思、讨 论与回馈的教学活动。我自己担任过研究所关渡讲座的协同主持人,3小时的课程,就能够操作带领学生讨论的教学活动,回馈也会有深度。」

另一方面,雅萍老师也呼吁学校,既然有些课程或者教学方法希望去长期经营的话,制度支持 是非常实际的问题。老师本身有最低授课钟点数的规定,这种双教师的合作教学,老师们必须要讨论课程设计与教学方法,其实投入的程度会多于平常备课,而且若 要达到真正对话,则二位教师必须同时出席授课;但是制度上却必须平分授课钟点,导致老师会比平常负担更多的课程。当然不是教师不愿意付出,而是当老师的教 学时间被过度分散后,教学品质一定是不好的,「我们当然了解学校在资源方面有学校的困境,但这些很实际的问题还是要解决。」

舞蹈艺术的未来人才培育方向

访谈进行到尾声,我们请教了雅萍老师对于艺术高等教育的想法;雅萍老师很含蓄地说,虽然 不是在批评教育部,可是教育部现在高举的『产学合作』政策,已经让大学职业学校化了。「虽然我们都希望学生毕业后能有就业的机会,可是这若成为大学教育唯 一的目标,可能会造成更多的问题。因为今天的职业不见得是未来的趋势,这种短视缺乏整体宏观擘画的政策将会造成国家的大问题。」雅萍老师鼓励本校的矜矜学 子,应该询问的不是我具备什么技能所以能做什么工作,该询问愿景是什么。因为所有新的事物的发生、所有新的产业的出现、所有能够带来巨大的改变或更多就业 可能性的东西,都需要有远大眼光的人才。因此我们面对的问题,不该是教育部的计画政策补助,而是思考我们的教育走向。

以舞蹈学院的学生面对的就业问题与竞争环境,若选择走教学当然相对稳定;但若走表演创 作,很多舞蹈人的工作是需要非常有弹性的、必须要具备更多不同的能力,这些能力很难用技职训练的方法来符合需求的。「因为多元跨域这件事情在舞蹈创作里已 经是现实了,所以要在舞蹈的领域内创作,就要有能力跟其他不同领域的顶尖艺术家沟通与对话,甚至要成为跨域表演团队的leader,以专业的角度去推动自 己的创作。」雅萍老师认为,舞蹈产业的发展与扩大,需要更多的创意人才来当产业的领头羊,同时她也认为舞蹈学院的七年一贯学制,或许是到了该思考调整改变 的时机了,若能把课程结构的核心从培养表演人才调整为培养创意人才的方向,很可能将因为这些改变,带动台湾的舞蹈产业生态往更有创意、更蓬勃的方向去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