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学年度教学杰出教师-叶安德老师

  • 2019-04-22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

新年伊始,CTL为北艺大师生带来103年度教学杰出教师的系列访谈,首先登场的是─动画系叶安德老师。安德老师从科艺所动画组的兼任老师,到动画系创系后在本校担任专任教师,对他而言,当老师似乎是意外的旅程。

文/教学与学习支援中心 周君霖

CTL前往安德老师研究室拜访前,经过了一段散落着各式道具长廊,同学们的眼光探问 着我们这些陌生人,进入老师研究室后,老师马上打预防针说,他不是一个严肃的人,所以访谈的问题看起来太严肃他有点紧张,但事实上,无论是安德老师或同 学,都不是因为紧张,而是用好奇的眼光来面对我们的造访。

人生转折都是上帝的礼物

老师说,他在业界工作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会当老师。「我曾经跟人提过,叫我写100个志愿的话,可能清单写完了也写不到老师。」话虽如此,老师身在业界时却是身兼多职,包括企划、剧本创作、绘画指导,同时也是动画导演,已具有培育新人的经验;也曾在经济部工业局的数码内容学院当讲师,所以对教育并不是完全陌生的。

在进入北艺大之前,老师曾从事童书绘本的创作, 并获得金鼎奖最佳插画奖的肯定。我们请教老师,是如何从动画跨界到绘本创作,然后又进入教职?安德老师说,当初在业界主要是帮好莱坞制作动画,一年大概会 参与几十部手绘动画的制作,然而公司经营逐渐出现状况,在同仁都另寻出路的情况下,老师选择了留职停薪三个月来创作绘本。「当时,其实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做 什么,而绘本创作跟我以前的经验相符,因为我除了帮好莱坞做动画之外,也做动画导演的企划,参与编导、分镜脚本等工作。我想说既然有这些经验,那就来做绘 本试试看。」

「但我其实从未真正创作过绘本,而且出版业跟动画业是两回事,所以我完全是外行,也没有跟出版产业有连结。我用三个月的时间创作第一本绘本,然后到书局去找那些不错的绘本出版社,抄写住址电话,就直接投稿,然后回去上班等消息。」

身为基督徒的安德老师向上帝祷告,将和第一个找 他谈的出版社合作。那时第一通电话,是成立十年左右,规模还没有很大的和英出版社。老师说,出版社老板才从美国回来就急着打电话:「这本书是上帝送给我的 礼物!」。半小时后,老师接到了跨国的格林文化的电话;但本于初衷还是选择了与和英合作。

第一本绘本出版时,安德老师心里很不安,不确定 是否能在市场上受欢迎。那时刚好是秋季,老师带他大班的儿子去金石堂去看书;到书局后,安德老师怀着不安的心情,去偷看有没有人翻他的书。半天过去了,一 个人都没有。老师有些失望,书店门口旁边就是家乐福的出口,秋季也是大闸蟹的季节,大闸蟹每只都跟绘本的价钱差不多,看到人手一串大闸蟹,老师心想:「我 可能投错行了,还是去找工作好了。」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小女孩跑去童书区老师的儿子 就跑去找她聊天,跟她说:「欸,我跟妳说有一本书比这个更好看,妳要不要看?」然后拿起了老师的绘本给小女孩。安德老师说:「我带我儿子去书店,其实没有 跟他说爸爸出书了,就是带他去玩这样,但他就拿起了我的绘本分享给人家,我儿子都这么有勇气,我也应该要试着继续做。」后来获得金鼎奖最佳插画奖的是老师 的第二本创作,「这就是上帝给我的礼物。所以我是觉得,很多很多事情,他原来不在我计画里面,可是会累积成我的人生。」

找回自己原力的英雄旅程

安德老师自陈,踏入教学也是意外,他时常问自己,到底要教学生什么?常常听到有人说,艺术是教不来的;很多动画技术已经过时了,或者业界也不是相同的做法,安德老师并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传授技巧的老师。

在编剧里面有一种叫「英雄旅程」的结构,安德老师就把大学四年,当作是英雄成形的过程,帮助学生锻鍊自己。「我常常觉得北艺大学生的本质,比我还优秀,他们就是钻石,藏在土里的钻石,他们在学习如何开发自己,我的角色就是协助他们开发。」

所以,老师认为动画系学生在学习的过程中,就是在找回自己的原力。老师说明了几种动画系学生应该具备的原力,首先就是「观察力」。观察力就是「保持好奇,察觉24分之1秒变化的能力」。因为动画工作人需要把1秒钟变成24分之1格,细微的观察风吹草动、人物的各种动态。可能一般人没有发现麻雀怎么飞、老鹰怎么翱翔,可是学动画的人就要对任何事物都保持好奇,才有办法察觉24分之1秒的变化。

其次是「超能力」。老师笑谈,学动画的小孩其实都很天真,所以讲到超能力他们都会很兴奋,会有很多想像。「但我解释超能力是:多元吸收,超越自己的能力」。再来,学动画的人一定需要的是「想像力」,也就是「容许犯错,突破极限的能力」。老师举例,如果没有想像力的人,是不可能相信人可以到月球的;就像达文西一样,也许他设计的飞行器飞不起来,可是他一定要有想像力才会突破地心引力的限制。

动画系的学生都知道,制作动画是很漫长的过程。通常一般人会说需要意志力去实现一个目的,安德老师说,「没有意志力这 种东西。」「我跟同学分享制作动画每天都跟跑马拉松一样,所谓的意志力其实就是养成习惯,养成把「左脚抬到右脚前面的习惯。若是从没有跑步的习惯,怎么可 能跑马拉松?一旦习惯了,累积下来的就是因为习惯而养成的肌力、耐力。同理,做动画也是要养成习惯,虽然可能会因为想像力习惯把目标想得很远,所以常会觉 得达不到目标,但老师认为,「你只要专注当下把左脚摆到右脚前面,再把右脚抬到左脚前面,不久你就会到达终点了。」

再来是「创造力,就是开放思维, 改变现况的能力」。台湾动画产业的未来,其实没有人知道会是甚么状况,只知道一定有很多困难或拦阻。也就像老师当初作绘本创作一样,「我从动画界转到绘本 创作时,受到同事们的质疑我老实跟他们说,其实我不知道出去会有甚么状况,但是我们需要开放、需要创造啊,这里被阻挡了就要找寻其他机会。只有开放思维, 才有改变现状的能力,创造出未来。」

最后,找到这五种能力以后,老师认为要教给学生最重要的事,是「为什么而创作」。叶安德老师说,创作对这世界产生甚么影响很重要。「艺术有没有帮助你的生活改变?若你学艺术,没有让生活更好、想法更正面,那我觉得这艺术没有甚么价值。」就像动画里的好人与坏人,他们的差异不在于力量,老师觉得最重要的分别就是「爱人的能力」,或是「爱事物、爱万物的能力」。

给予正面能量的爱的能力

老师坦言,很多人生活触礁,就是他们已经失去了爱的能力。圣经里说,『我若能说万人的方言,并天使的话语,却没有爱,我就成了鸣的锣、响的钹一样』《哥林多前书13:1》。 「如果一个老师在台上,无法给学生带来正面、改变的动力,你对于学生没有爱,纵使你有再好的学识,讲出来的话就跟敲一声的锣钹一样,对学生是完全没有帮助的。」

安德老师再次强调,当老师是他的意外旅程,「可是我觉得站在台上一天,我希望分享给他们的不是我的专业知识或技术,而是希望给他们正面的能量,变成一辈子带着的观念,帮助他们继续走下去,用他们的作品来爱人、爱世界。」

访谈结束后,我们进到安德老师的课堂上看他与学 生的互动。如老师所说,他有非常多的时间都在跟同学聊天、互动。对于老师而言,课堂其实就是老师跟学生聚在一起,想一想人生与创作的关系;老师说,其实创 作的元素跟题材,全部都来自于生活,不是因为想创作就能创作,「艺术创作是一种体验生命的独特眼光」,所以老师提醒学生,不用担心你的创作,应该要担心你 的生活、你的生命,有没有在做自己想做的事?有没有在体验生活?如果你没有体验生活的独特眼光,又怎么会有一个好的创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