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学年度优良教师-郑淑姬老师

  • 2019-04-22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

活在当下,用心舞出每一天

「每个学生能体会专业态度的时间不同,有的是与生俱来,有则需要时间启发。虽然也会有不适合这行业的学生,但如何不放弃地启发学生保有学习热忱,并触发学生选择适得其所的位置,使他们能快乐学习,是一种教学的信念!」

文/教学与学习支援中心 杨玉兰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96学年度优良教师

现任教于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学院

学历:美国德州基督大学舞蹈系艺术硕士学位

经历:

1973年云门舞集创始团员

1977年文化大学、华冈艺校舞蹈系兼任教师

1979 年文化大学优秀校友

1985、1987年两度获云门舞集基金会奖学金游学纽约及美国舞蹈节

1986年国立艺术学院舞蹈系兼任教师

1988 年获亚洲文化基金会及美国尼可莱亚斯舞校奖学金至纽约上课

1989年美国内华达大学舞蹈系客座教师一年

1990年国立艺术学院舞蹈系专任教师至今

1991年荣获第十四届中兴文艺奖舞蹈类奖章、任云门之友舞蹈班班主任7年

1993、1994、1996年三度美国科罗拉多学院客席教师

1994年与罗曼菲、吴素君、叶台竹共同创立台北越界舞团

1999年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国家文艺奖」舞蹈类评审委员

2003年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学院系主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学院舞蹈表演及舞蹈创作研究所所长

2007年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国家文艺奖」舞蹈类评审委员

2008年获选国立台北艺术大学优良教师

2009年再度担任国立台北艺术大学舞蹈学院系主任3年

2010年美国德州基督大学客席教师

2011、2012年北京舞蹈学院客席教师

这样的郑淑姬

看着淑姬老师的经历,从云门创始团员、台湾第一代专业舞者、创立台北越界舞团、洋洋洒洒教学经历、精彩演出呈现超过600场…,网络文章key 入「郑淑姬」三个字,相关文章超过12,000笔,一张张映入眼帘曼妙的舞姿照片,一笔笔关于她的专访,这样的名气、顶着专业舞者的光环,不经好奇这样的淑姬老师,是否带点高高在上的气质?还是有着让人有些敬畏的态度?

 

第一次见到淑姬老师,恐怕你也很难想像,个子娇小、一头及腰的头发乌黑亮丽,总是把头发梳得干净俐落,笑咪咪的对着人,温柔婉约的气质,说起话来总是轻轻柔柔的,这是淑姬老师给人的第一印象。

 

认识淑姬老师久一点的人,就会称她为阿姬老师,人如其名,她带点古意的气息,学生对老师的印象几乎都是「像温暖的妈妈」,除了在舞蹈教学上用心,对待学生更如同对待自己的孩子般,关心着每一位学生,喜欢哭也喜欢笑,她!是这样的郑淑姬。

 
误打误撞 坚持舞蹈的梦想

出生于基隆的淑姬老师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传统家庭里,家里是渔船公司,家境还算不错,不过父母一开始对于她学舞的决定无法认同。

 

「其实,我从小对舞蹈没甚么梦想!」淑姬老师笑着说,会踏上舞蹈这条路,是在初二到初三的时候,姐姐高中毕业要开始学舞,学了一阵子后,姐姐觉得不太好玩,而她又吵着要学,姐姐就说「『那你顶我的位子!』我就顶姐姐的位子了!」淑姬老师讲到这段回忆,还是觉得小孩子的心思很有趣。

 

一年以后,姐姐要去考中国文化学院音乐系,她也陪着姐姐去考舞蹈科,结果姐姐没考上,反而淑姬老师考上了!不过基隆跟阳明山距离太远,因此没有打算去读,一来是因为当时对舞蹈没有梦想,二来觉得学费太贵。后来去基隆女中报到,但因教官不合理的责骂,就毅然决然地决定不要唸了!说也奇怪,以前是逆来顺受的孩子,不过这次决定叛逆一下选择文化,也就顺理成章的唸了舞蹈科。这是踏上舞蹈之路的开端,是一种误打误撞的机缘。

 

第一天上课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很厉害,很多都是来自全国舞蹈比赛的冠军,更多是从小练舞多年的孩子,她深深发觉自己惨了,落后别人好多好多…。于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坚毅,决定要认认真真的面对每一天。于是,她每天会去苏淑慧老师舞蹈教室练习,从不间断、绝不缺席,不论是天晴下雨、寒暑假或过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有时候会觉得,一天没有练舞就像白过!」淑姬老师认真的眼神缓缓地道出这句话,也就是这样的信念,让她学舞的路途开端尽管不顺遂,但终究靠着这股热情与毅力,战胜了许多考验。

 

升上毕业班那年,刚回国的林怀民老师教导她们现代舞,下了课,就指定几个学生留下来,而她,幸运地成为其中一个。当时她才惊觉,原来这些日子的付出,每天不间断的练习,像是一块海绵般不断吸收、不断进步,学长姐每次说着时间如流水,一定要珍惜每一天,她不但听而且实践,她的努力早已让她远远追过其他同侪,而林怀民老师,也成为淑姬老师舞蹈生命中重要的贵人。

家人反对 成为坚持下去的力量

毕业以后,云门舞集成立,她就与一些同学跟着林老师为云门努力,但是家里总是有反对的声音,妈妈对她说「毕业了,总是该想点出路!你要开舞蹈社呢?还是想帮家中渔船公司?」我当时跟妈妈说「你就让我跟着云门跳一次吧!」首季云门最后一场演出完毕,没预料到姐夫带着妈妈到新竹看,妈妈看完,生气的对她说「穿这么少!又和男生抱那么紧,跳这叫甚么现代舞?这样哪里好?还是回家帮忙家里的渔船事业吧!」「妈妈走了以后我在厕所哭了很久很久,我想我的好日子过完了,因为我叫妈妈给我一次机会,得要履行这个承诺!」淑姬老师说着,声音因此有些哽咽。

 

于是淑姬老师就回家帮忙算帐,但每次一到下午五点多,就赶紧自己先炒饭随便吃吃,吃完就坐车赶到台北,跟何惠桢、吴秀莲三个人自己练舞,保持着舞艺的精进。「不知道那时候为什么都会觉得每天都一定要跳舞,直到云门那时候,我才真正享受到,这么多人一起认真的在做一件事情,那种氛围那么大、那么强烈!」。「还记得云门早期时,有一次让我印象好深刻,自由暖身时,我观察到每个伙伴坚定的眼神、专注的神情、动作的精准,暖身当下是每个人身体最美的时刻,我的感动让我的眼泪就这样流下来了!」共同为了完美演出所付出的努力,从编舞的细节、服装的设计到观众的支持,在在让淑姬老师感受到那种凝聚力,那种感动无以言语,「那一刻真的非常迷人!」淑姬老师回想当时,眼睛有着光彩…。

 

但家里的抗争依旧没有结束,妈妈看她每天都要跑来台北,哥哥就会骂她「一个女孩子这样每天回来很晚,这样像话吗?」而妈妈也会受到压力,就会对着她说「妳不要再去了好不好?」有时候是含着泪上车,或着总是掉着泪、排练常常红肿着眼睛,家人反对她跳舞,因为对老一辈来说,跳舞是一个没有出息的行业。「除了家人的反对,当时发现自己没有进步的时候也很挫折,但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觉得每天还是得来,就是会觉得是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不跳舞就不舒畅。也因为这股反对的力量,更坚持了我想要继续的动力。」淑姬老师说着,眼眶红了,鼻头酸了,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其实,淑姬老师也曾经对自己怀疑过…。「我在第三年觉得自己一直没有进步、家里也反对,又觉得自己脸圆圆的,在台上也不好看!当时就想着"算了,我放弃好了!”」在放弃的那段时期,一到晚上她就会想着「现在这个时间在做甚么动作?这个时间已经完成地板动作,开始站起来做中间练习了…!」「我那一个月像失恋一样,一直迷恋着无法出现在舞蹈教室的时空,后来发现,我还是心心念念着舞蹈,完全放不掉!才又继续舞蹈这条路。」 妈妈看怎样都没办法阻止她,心疼小女儿之馀,于是决定放手,默默成为支持她的那个人。不过,遗憾的是爸爸一直到往生为止,都没有机会亲眼看见女儿站在舞台上。

幸运地走上教学这条路

最初在中国文化学院的时候,淑姬老师受到舞蹈社的邀请去教课,尔后林怀民老师也会请她帮忙代课,抑或请她于营队教学。上完课后,林老师总是给她很多鼓励,就像一阵阵的暖流,激起她的勇气,也给她许多信心。「当初只是傻傻地去,压根没想过以后会当老师或是舞者!」好像人生的许多事情都是上天决定好的,适时的献上一个机会,她总是顺顺的接受上天的安排,倾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尽自己最大最大的努力!

 

「当时只是觉得,教学这件事就是当时怎么跳,我们就怎么教!」当时的淑姬老师,对于教学这件事,没有太多的想法。直到国立台北艺术学院成立第一年,因为有两堂课程是外国老师教学,一个机缘之下,必须兼课堂翻译和教学助理,每次跟着上课就学到一些,又因为要翻译给同学听,总是必须回家查着字典,将这些舞步跟术语纪录下来,包括老师讲了甚么?对身体使用有何帮助?花了很多时间跟心血,记久了以后,这些都成为她而后教学上最宝贵的资产,而这次的经验让她学到很多,也开始了解到教学是怎么一回事。

 

「曾经有一个北艺大的老师教芭蕾课,只有上把杆(注一)一整堂都上不完,不断重复灌输要做对才能往下走,很多团员都抱怨,觉得没跳到!但后来整个学期上下来,每个人都发现自己的身体姿态变得很棒、身材变得很好,开始懂得如何使用身体。」淑姬老师这才惊觉原来基本功这么重要,以前的老师们可能只注重学生的舞蹈技巧与整体性,往往忽略了最基础的根基,因此后来在教学的时候,她将这种理念放在课堂中,在设计课程时,就会从基本功训练开始,一定要做到才可以往下走,对学生而言这样紮实的训练,将造就他们不简单的舞蹈基础。

 

「在之前学习现代舞时我已经有做笔记的习惯!」淑姬老师表示,因为舞蹈的术语跟动作组合较为精密,所以她有上完课程就要做笔记的习惯,做完笔记后她会不断回忆,借由笔记反复练习。因为这样的习惯,也造就她如今在教学前都会将今日教学规划,制作成教学设计表,一来是提醒自己今天上课的重点和流程,二来是纪录课程进度与学生学习状况。另外,她也会请TA汇整上课的学习单,课后自己再过目一次,了解学生的需求和上课情形,以利调整未来的教学方式,虽然这些都要花很多时间及心血,但这些都可谓是改善课程的不错方法。

 

当初踏上教学之路是一种机缘,只觉得学习到的舞蹈原理、动作、组合,应该要传承下去,所以在教学的时候,她从不藏私,把当初学舞的经验融入课程中。因此她一年级教学会从术语开始,尽管需要花很多时间,但对学生而言都是对非常有帮助的;正式上课前会先带学生练习Alignment(注二),对肢体而言,不间断训练,累积下来是非常可观的。因此,尽管后来她没有教课,她也会对学生说,只要是需要练习Alignment,她都很愿意课前来帮忙指导。「没有钟点费也没有关系,我都很愿意付出,因为我知道这些都对学生好!」

跳舞与教课 是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就是这样热忱又无私的态度,几乎每个学生对淑姬老师的印象都是『像温暖的妈妈』,「教学不仅是技能的,更是生活的!」她微笑的说着。淑姬老师会关心每位学生的近况,冬令营结束时为先三同学做鲔鱼三明治,为他们加油打气和煮上一大锅蛤蜊鸡汁薑汤,温暖他们冰冷的手脚,以及练舞失常时沮丧的心情;曼妙的舞姿、专注的神情,都透过淑姬老师的相机为学生蒐集练舞过程中的成长纪录;每一次年度展演,她为了看到每个学生在不同舞作的展现,常在同一季加上彩排场看到6场以上,仅管已经没在教某些学生,但看完展演后都会给他们最真实的回馈。「跳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成效更难以在短时间展现,往往需要给他们更多关心!」

 

「我最感动的时候就是期中约谈之后,学生在问及他们的学习状况后,大部份都努力改善,我会看到一股热情来了,每个动作都做到百分百。这时我会觉得教课很幸福,因为每一个人都非常努力和动人!」「有时候看着学生的成长,便是最大感动…」这就是淑姬老师,把学生当作自己的孩子,跳舞与教课则是他生命中最幸福的事。

 

「很多学生刚进来时的资质不好,你会觉得他可能不适合走舞蹈这条路,但后来从每次练习中看到他不服输的眼神,认真的态度,学习过程中一直在吸收、不断的进步,感受到他很拚,会觉得很感动和期待着将来的成果!」淑姬老师描述着,彷彿也回想到了当初的自己…。「我会告诉学生,只要你『活在当下』就一定是有希望的!」『活在当下』是淑姬老师最常对学生们讲的一句话,「学生的成长时段各有差异,很多同学很早就知道怎样专心,有些同学就需要一段时间才能体会活在当下和用心生活的重要;刚开始时我常在同学没有专心时停下动作,让同学体会和检验自己在当下的状态。启发他们体会『活在当下』是步向专业最重要的态度!

舞蹈挫折的生命经验 换化成教学最重要的养分

「直到当职业舞者约10年后,我才真正学习到要如何内求正确地与身体工作。」也是因为舞蹈之路总有不顺遂,不够完美的时候,所以她非常能体会学生在学习时的瓶颈与不如意,她明白这些终究会成为每个人生命中重要的历练,而后便会成就最后的果实;无论如何都该抱持着最初的热忱与信心,克服而接踵来的考验。因此,她会用当初的生命经验与学长姐的成长过程,砥砺想要放弃的学生,生命故事往往带来最强大的力量。

鼓励学生适得其所

淑姬老师常对学生说,只要有学习的热忱、对舞蹈充满热情,懂得培养专业能力,势必一定会成功。学生就像是一棵棵的小树苗,每个人的成长速率、生长状况皆不相同,有的人一下就可以开窍,而有些人则需要长一点的时间才可以发芽。「每个学生能体会专业态度的时间不同,有的是与生俱来,有则需要时间启发。虽然也会有不适合这行业的学生,但如何不放弃地启发学生保有学习热忱,并触发学生选择适得其所的位置,使他们能快乐学习,是一种教学的信念!」如果可以一开始能教到那些很Top的学生,是件很幸运的事情,但有些学生的进步在持续给机会之后才会发生,你会明白是因为学生不放弃并持续努力所得的结果,往往这种感动更胜过其他,所以老师平日给学生一些关注和鼓励是很必要的。」

要教 也要学

面对教学,淑姬老师认为「终身学习」是最重要的事,尽管已经是老师了,但仍旧有许多要学习的地方。 拿她自己来说,每个寒暑假学校办舞蹈营队,尽管对象是学生,但只要有空她一定参加,每次都是一种新的学习、多元体验。自己也很喜欢上一些教师教学研习营,针对教学方法、舞蹈原理大家会相互研讨,最近新学到的技巧、觉得不错的方式,她也会试着放入课程中,创新课程、让课程多一点变化。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许多校内的舞蹈课程,她也会跟着学生一同上课,发现自己跟不上她就停下来欣赏,透过课程观摩的方式调整自己的教学方法与教材;她是老师,也是学生,不断充实自己、补充艺术的能量,这样教学方法就不会一成不变。她提醒新进老师教学相长的重要,一定要透过多元的管道学习,要教也要学,才能尝试不同的教学方式!

 

面对即将要退休的教学生涯,尽管有点不舍,但她明白随着年龄与体力的逐渐衰退,总有需要放下的时候,但对于舞蹈与教学的热忱依旧,希望未来可以和学生们一直一直的跳下去…。同时想和学生分享,「老师们都慢慢老去了,跟有经验的老师学习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期待学生们能真正不浪费每一天,认认真真的舞下去!」,而这些话语也呼应了淑姬老师的信念,在舞蹈上的执着与奉献,成就了动人的故事,也成就了她丰美的人生。

 

注一:把杆练习为芭蕾舞课程中首要最基础的训练,通常课程中会先以把杆练习作为芭蕾舞课程的开始,而后进行后续的舞蹈组合训练。

 

注二:Alignment意旨身体的直线排列,直线排列就是当你在移动或站立时,把全身各部位的骨架,均匀地放在身体的各个部位上。自舞蹈发展成一种教育形式后,身体直线排列即为一种预防受伤的重要训练。

 

参考资料:

1.郑淑姬(2008) 。「越界」的召唤-郑淑姬的舞蹈实践。未出版,台北。

2.王云幼。国立台北艺术大学-动作分析课程网站(2009)。取自2012年7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