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个有自信的快乐台湾人-记王荣裕《祭特洛伊》

  • 2019-05-04
  • Ruling Digital

 【文 / 剧本创作研究所 黄庭炽】


三月十八日,通识核心课程「荷马史诗的当代诠释」的于善禄老师为学生请来金枝演社导演,剧场人暱称二哥的王荣裕王老师,就其环境剧场作品《祭特洛伊》作专题演讲。「我把我北艺大的第一次,献给各位。」第一次,指的是专题演讲,王老师对北艺大已经不陌生了,他悄悄来到教室宛如挚友故地重游。
 
王荣裕轻车熟路 学生们一新耳目
This is an image「做乖学生的话就不要唸艺术了。」王老师这样说,把那些好好端坐在其座位上端庄贤淑的传音系、仪态高雅的音乐系,以及新来乍到、正襟危坐的电创系学生吓得花容失色。王老师甚至不厌其烦地讲述他到法国巴黎参访,看见当地艺术院校不管校外墙壁还是校内教室,都被搞得乱七八糟──这时大家就笑了,意会到王老师说的不是那种纯破坏性的捣蛋,而是该培养一种能转化寻常生活的创造力。王老师说:「所以做戏是自我探索的过程。」说的也是艺术,通过艺术我们可以瓦解「乖」这种标籤、这种刻板印象、这种自我设限──「我做戏是想要了解我是什么人。」王老师说──如同铭刻在希腊圣城德尔斐神殿上的着名箴言:「认识你自己。」然后可以在这个测不准的、瞬息万变的世界上,开创新局面。
 
正好呼应了王荣裕老师在《祭特洛伊》创作过程上的荜路蓝缕。为重现千年前特洛伊城下悲壮战争的苍凉气氛,王老师偕同他的团队,着意在台北寻找合适的演出地点,几经周折,好不容易找到现今华山的前身──当时仍为废弃酒厂──并征得当时租地作停车场的里长同意,不料正式演出前两周,才被公卖局告知地属国有,不准演出;演出团队的决定后来引发轩然大波,导致王老师在首演翌日以「现行犯」遭到「逮捕」,后经多名艺文界人士声援、政界人士斡旋,事件始得平息──依此来看,王老师诚然「不乖」,然而正因当时「不乖」,催生了今日的华山创意文化园区。
 
台湾文化,有情世界
This is an image「你看看,伊利亚特还影响到三千后的台湾,还有华山的产生。」西方文明史,源必称希腊。伊利亚特又是重要的古希腊文学作品,西方的经典之一。这种西方文化又是台湾文化的组成部分,王老师长期探索什么是台湾文化,因为「从土地长出来的文化最感人」。除了以最炙手可热的欧美文化为代表的西方文化以外,原住民文化、五千年的汉中原文化,及后来的日本文化──对王荣裕老师来说,台湾文化是以上各种文化的结合,是哺育艺术人创造力的重要养分。
徜徉在这种台湾文化里的王荣裕老师,最令人印象深刻是,在整个演讲过程里,毫不讳言地表达他在艺术人生路上,对母亲的尊敬与感激,对儿子的疼惜与溺爱──言传身教,王老师对生活的热情,正好说明了人并非寂天寞地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且正是对这个有情世界的深刻认识与频繁互动,锤鍊了今日世故、圆熟、风趣幽默的剧场艺术家王荣裕。
 
小结
「没有艺术不会死,但是会生不如死。」是这次讲座的金句,王老师勉励莘莘学子用其所长,为未来世界带来美感和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