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學年度教學優良教師-房國彥老師

  • 2019-04-22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

初與國彥老師見面,是在戲舞大樓劇設系的休憩空間。兩個小時的時間裡,國彥老師充滿活力,讓這場訪談既像是訪問也像是授課。

文/ 教學與學習支援中心 周君霖


CTL在今年優良教師訪談中的一個核心提問是,「您對藝術高等教育的想像是什麼?」例如,上一期的CTL電子報中,黎志文老師說道,要專注在藝術創作上,其實並不一定要來唸大學,有很多管道可以培養藝術家。若是不用念大學也能做藝術,那麼做為全台頂尖的藝術大學,教育的目的是甚麼呢?


房老師認為,其實做為大學,北藝的各個學院之間的距離,在他看來還是很遙遠。例如通識教育,房老師在102學年度第2學期,第一次開了通識核心課程,但是老師事前竟不知道學校已經有核心通識的架構 了,這表示學校各單位的溝通到現場的老師端之間,有些差距。而這第一次的大班課經驗,對房老師而言也是一次衝擊。老師提到,這門課有好幾位學生是他熟悉的 同學,在系上課程的表現非常優秀、認真,絕不會遲到。然而,即使是同一位老師,這些同學對待房老師的通識課,竟是「完全不一樣,遲到,來了以後就很明顯的 不在課堂上。當然其他系的學生也有類似的上共同科的心態,我才深切的感受到,原來同學是這樣上共同科的啊?」


在現今的大學法規中,一個大學生四年的共同科的學分數,算一算也有十幾門課了,將近畢業學分的四分之一。對房老師而言,學生以這種態度對待這四分之一的學習,「那是一個Shock,一個很大的Shock。我才意識到這個事情的嚴重性。」房老師提出很深刻的反省是, 「當然會這樣,我們老師們沒有人重視共同科啊,討論到共同科的事情沒有人會把他當自己的事情在討論,總覺得那是跟我們不相干的外單位的事情。老師們的態度 都是這樣的,同學不會學到嗎?」也就是說,在大學裏面,學生的學習是從各處學到的,在課堂上老師對學生的影響只有一小部分,但學生在生活中,他會從不同的 地方觀察老師、學習老師,認真理解老師們對他是甚麼樣的意義。因此老師們若不重視其他學科,學生當然也不會去重視這些學科。


先放下學習心態的問題,房老師繼續分享其通識課程的教學經驗;在第一次上課時由於沒甚麼經驗,房老師的課程是講座型課程,然後 讓學生去做自由調查,但顯然效果不好。因此在第二次開課時,房老師就設計讓學生直接動手做。這門課不需要任何的專業知識,老師帶領學生自由的去玩,從遊戲 中體驗戲劇。「就像一個表演,只要有了觀眾,那其實處處都可以是劇場;一樣的概念,舞台可能是在任何的空間發生。因此若能在兩個小時的時間內,讓同學透過 實作,感受到一些空間與人的關係、空間與肢體、情緒或心理的關係,那其實就是舞台設計了,這是我這次的目標。」


對房老師而言,這是他對各學院合作想像的第一步。他的目標是,不管是來自舞蹈系、音樂系,還是美術或電影系的學生,到了這門課 堂上,能夠透過認識文本、搭配音樂、角色扮演、空間建立、舞台燈光等等,不一定遵循嚴格的劇場操作,但概念將實際發生在學生實作的表演創作裡面,學生會有 直接產出的成果與感受,對他的學習上有一個新的看法。「我的目標就是在北藝的各個不同的藝術創作領域裏頭,共同經歷一個戲劇段落的創造,將來就算不投入表 演藝術,也會願意去當一名觀眾。我上學期的經驗就是很清楚的看到,戲劇學院之外的同學,其實戲看得很少;北藝大的同學都沒有在看表演了,這難道不是北藝大 老師應該努力的方向嗎?」房老師期待透過通識核心課程,北藝大的學生能更直接的體驗表演藝術「跨域合作」的可能性。


在跨域之前,房老師帶我們回頭檢視了一下專業的教學,以劇設系為例:「各個設計主修的專業訓練內容其實非常明確,目標就是到了 大四都有能力共同完成畢業製作。」,學生從大一開始就會有實習,所謂的「進組」,包括舞台、燈光、服裝,參與並了解從製作到演出的實際過程。接下來則是當 老師的助理,去學習老師如何開設計會議、如何跟導演溝通,如何估價,如何開工等等,這是一套完整、明確的訓練,學生會達成系上希望培養的目標。同時,舞台 設計畢竟是藝術創作,因此在劇設系的專業學門中,對文本的掌握與體悟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一個舞台設計師,如何能在讀完文本後,去構思適合那齣戲的各個場 景,最重要的核心能力就是能從文本裡「看到」整齣戲在他腦內上演。因此,劇設系特別著重劇本導讀、名劇分析等課程,透過對不同類型的戲劇文本的理解、掌握 與想像,分階段的劇場設計課程,以及舞台製作的整套實習,劇設系為學生建構起紮實豐富的專業訓練。


然而,藝術大學的畢業生可能都得面臨到的問題是,就業市場非常嚴苛。房老師說,「我們很清楚的知道,每年出去的學生,真正能夠 進到劇場裡頭工作的,可能不到十分之一。所以藝術教育裡面一定會面對,也必須要包含這個任務:藝術要怎麼樣在其他的領域中活用?」北藝大向來以專業性自 豪,但其實畢業的學生大部分都不會在他接受專業訓練的領域裡面工作。因此,在藝術高等教育中,老師認為一定要能夠培養學生帶著四年所學去別處發展的能力。 房老師說,他的學生都很有條件,若課程能夠在設計相關的領域加強一些,讓學生有更多不同的設計相關的接觸,學生就會有更寬廣的出路,譬如劇設系就有不少校 友,在室內設計、展場設計方面有很好的發展。


事實上,國際高階職場已開始注意到藝術人才的重要性與跨域能力,例如,台積電聘請戲劇系畢業的人才進入人資招募部門、技嘉科技把蔣勳與朱銘的講座列為研發工程師的教育訓練課程等。韓國三星電子未來科技實驗室負責人、同時有藝術碩士與MIT資訊科學碩士學歷的李在哲就說過,「未來企業除了需要CEO、CTO、CFO外,還需要CCO」, CCO就是Chief Creative Officer,可簡譯為「創意長」。北藝大為國際一流的藝術大學,學校若能加強各學院的合作,未來培養出來的學生,都會比其他學校的學生有更多更寬廣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