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學年度教學優良教師-陳雅萍老師

  • 2019-04-22
  • Ruling Digital

This is an image

在一個梅雨漸歇的午後,CTL團隊踩上了舞蹈學院教師研究室內獨特的木地板;輕敲房門,出來迎接我們的是一襲春裝粉彩的雅萍老師。雅萍老師是舞蹈學院 102 學年度的教學優良教師,也是舞蹈學院先修部的學科總導師,更是在通識教育藝術鑑賞與核心通識經營多年的老師;多年的教學經驗,使得這次專訪也像一對一的教學,讓我們獲益良多。

文/ 教學與學習支援中心 周君霖

舞蹈作為一種表演的形式,她先天就有跨域的特質

近幾年來,跨領域整合教學在高等教育體系裡喊得震天作響;為了給予學生更多元的能力面對 未來的就業市場,教育部的高教改革措施也不斷推動大學內與大學間的各種整合。身為舞蹈學院的教師,在通識面對其他學院的學生,雅萍老師怎麼看待跨域這件事 情呢?她說,舞蹈學院,特別是研究所的學生,其實很多是跨域的人才,而且,舞蹈演出本身要完成,就必須要容納各種專業的人才一同參與,所以舞蹈人對於跨域 也比較沒有那麼抗拒。雅萍老師自己就是從外文系到紐約攻讀表演研究所的跨域學習,她發現,舞蹈在學術研究的領域內,其實是比其他的學科發展要晚很多的。因 此當舞蹈研究的學術根基與脈絡要建立時,就必須借用很多其他學科既有的論述,所以跨域的方法本來就是舞蹈學門很重要的一部分。

「通識課程雖然有專業性的教學主軸,但既然是所謂的通識教育,它必定得要有跨域教學的可 能性。」雅萍老師說,「跨領域的思考及素材的選擇一直是我的教學模式;比如說我在教通識課程的時候,會有意識地把不同領域的知識體系或素材、或在各領域的 藝術理解與欣賞上會關注的議題,納入課程教學中,做為整個課程思考與討論的軸線的一部分。因為學生其實並不是在學習你的專業領域知識,而是在學習與不同專 業知識對話的『能力』;當課程設計本身就有跨域的精神時,整個課程就是老師向學生示範如何跟不同領域知識對話的過程。」

發起學生切身相關的共鳴,提升學生專注力

但是要怎麼讓學生認真參與課程學習?「我認為老師選擇的教材內容與主題,還有這些素材的 脈絡本身或者故事,若可以讓學生覺得跟他有關連,引起他的興趣,還是能吸引到學生的關注。」雅萍老師也說,在上舞蹈的通識課時,不必希望學生了解舞蹈的所 有東西,那是不切實際的想法。「這些年我若教通識相關的課程,會跟學生介紹影像舞蹈(Screen dance),這些題材學生就會很有興趣,一方面是現代的年輕人本來就比較習慣視覺影像,像是攝影語言、透過電子媒材所傳遞出來的訊息等,是他們所熟悉 的;另一方面他們也習慣這樣的表達方式,近年影像舞蹈的創作跟創意方面其實是蠻豐富的場域,所以有很多素材能跟學生分享。這個題材也是跨域的,舞蹈自不必 說,它也牽涉到影像製作、空間概念、色彩構圖及音樂使用等;這些題材綜合起來,對於不同領域的學生,他們都會找到想要切入、或者可以連結的部分。」

跨域的對話與合作需要學校資源支持

雅萍老師親切地對我們說明,舞蹈是身體的藝術,當學習者要去親近或理解這樣的藝術形式 時,若能夠有一些身體的經驗,絕對是會有幫助的。「我自己一直對理論與實務的對話與合作很有興趣,我們舞蹈學院的教師在教通識課程時,也都一定會設計些實 作的教學;在教學中若能讓學生有一點實際的身體經驗,他們對於舞蹈的領會將會加速。」過去雅萍老師與舞蹈學院鄭淑姬老師合作嘗試核心通識的雙教師教學,讓 學生從理論與實作兩方面熟悉舞蹈藝術。雅萍老師自承,「在合作授課的時候,老師與老師的對話還不夠充分,通識課程的時間長度也不夠進行足夠的學生反思、討 論與回饋的教學活動。我自己擔任過研究所關渡講座的協同主持人,3小時的課程,就能夠操作帶領學生討論的教學活動,回饋也會有深度。」

另一方面,雅萍老師也呼籲學校,既然有些課程或者教學方法希望去長期經營的話,制度支持 是非常實際的問題。老師本身有最低授課鐘點數的規定,這種雙教師的合作教學,老師們必須要討論課程設計與教學方法,其實投入的程度會多於平常備課,而且若 要達到真正對話,則二位教師必須同時出席授課;但是制度上卻必須平分授課鐘點,導致老師會比平常負擔更多的課程。當然不是教師不願意付出,而是當老師的教 學時間被過度分散後,教學品質一定是不好的,「我們當然了解學校在資源方面有學校的困境,但這些很實際的問題還是要解決。」

舞蹈藝術的未來人才培育方向

訪談進行到尾聲,我們請教了雅萍老師對於藝術高等教育的想法;雅萍老師很含蓄地說,雖然 不是在批評教育部,可是教育部現在高舉的『產學合作』政策,已經讓大學職業學校化了。「雖然我們都希望學生畢業後能有就業的機會,可是這若成為大學教育唯 一的目標,可能會造成更多的問題。因為今天的職業不見得是未來的趨勢,這種短視缺乏整體宏觀擘畫的政策將會造成國家的大問題。」雅萍老師鼓勵本校的矜矜學 子,應該詢問的不是我具備什麼技能所以能做什麼工作,該詢問願景是什麼。因為所有新的事物的發生、所有新的產業的出現、所有能夠帶來巨大的改變或更多就業 可能性的東西,都需要有遠大眼光的人才。因此我們面對的問題,不該是教育部的計畫政策補助,而是思考我們的教育走向。

以舞蹈學院的學生面對的就業問題與競爭環境,若選擇走教學當然相對穩定;但若走表演創 作,很多舞蹈人的工作是需要非常有彈性的、必須要具備更多不同的能力,這些能力很難用技職訓練的方法來符合需求的。「因為多元跨域這件事情在舞蹈創作裡已 經是現實了,所以要在舞蹈的領域內創作,就要有能力跟其他不同領域的頂尖藝術家溝通與對話,甚至要成為跨域表演團隊的leader,以專業的角度去推動自 己的創作。」雅萍老師認為,舞蹈產業的發展與擴大,需要更多的創意人才來當產業的領頭羊,同時她也認為舞蹈學院的七年一貫學制,或許是到了該思考調整改變 的時機了,若能把課程結構的核心從培養表演人才調整為培養創意人才的方向,很可能將因為這些改變,帶動台灣的舞蹈產業生態往更有創意、更蓬勃的方向去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