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有自信的快樂台灣人-記王榮裕《祭特洛伊》

  • 2019-05-04
  • Ruling Digital

 【文 / 劇本創作研究所 黃庭熾】


三月十八日,通識核心課程「荷馬史詩的當代詮釋」的于善祿老師為學生請來金枝演社導演,劇場人暱稱二哥的王榮裕王老師,就其環境劇場作品《祭特洛伊》作專題演講。「我把我北藝大的第一次,獻給各位。」第一次,指的是專題演講,王老師對北藝大已經不陌生了,他悄悄來到教室宛如摯友故地重遊。
 
王榮裕輕車熟路 學生們一新耳目
This is an image「做乖學生的話就不要唸藝術了。」王老師這樣說,把那些好好端坐在其座位上端莊賢淑的傳音系、儀態高雅的音樂系,以及新來乍到、正襟危坐的電創系學生嚇得花容失色。王老師甚至不厭其煩地講述他到法國巴黎參訪,看見當地藝術院校不管校外牆壁還是校內教室,都被搞得亂七八糟──這時大家就笑了,意會到王老師說的不是那種純破壞性的搗蛋,而是該培養一種能轉化尋常生活的創造力。王老師說:「所以做戲是自我探索的過程。」說的也是藝術,通過藝術我們可以瓦解「乖」這種標籤、這種刻板印象、這種自我設限──「我做戲是想要了解我是什麼人。」王老師說──如同銘刻在希臘聖城德爾斐神殿上的著名箴言:「認識你自己。」然後可以在這個測不準的、瞬息萬變的世界上,開創新局面。
 
正好呼應了王榮裕老師在《祭特洛伊》創作過程上的蓽路藍縷。為重現千年前特洛伊城下悲壯戰爭的蒼涼氣氛,王老師偕同他的團隊,著意在台北尋找合適的演出地點,幾經周折,好不容易找到現今華山的前身──當時仍為廢棄酒廠──並徵得當時租地作停車場的里長同意,不料正式演出前兩周,才被公賣局告知地屬國有,不准演出;演出團隊的決定後來引發軒然大波,導致王老師在首演翌日以「現行犯」遭到「逮捕」,後經多名藝文界人士聲援、政界人士斡旋,事件始得平息──依此來看,王老師誠然「不乖」,然而正因當時「不乖」,催生了今日的華山創意文化園區。
 
台灣文化,有情世界
This is an image「你看看,伊利亞特還影響到三千後的台灣,還有華山的產生。」西方文明史,源必稱希臘。伊利亞特又是重要的古希臘文學作品,西方的經典之一。這種西方文化又是台灣文化的組成部分,王老師長期探索什麼是台灣文化,因為「從土地長出來的文化最感人」。除了以最炙手可熱的歐美文化為代表的西方文化以外,原住民文化、五千年的漢中原文化,及後來的日本文化──對王榮裕老師來說,台灣文化是以上各種文化的結合,是哺育藝術人創造力的重要養分。
徜徉在這種台灣文化裡的王榮裕老師,最令人印象深刻是,在整個演講過程裡,毫不諱言地表達他在藝術人生路上,對母親的尊敬與感激,對兒子的疼惜與溺愛──言傳身教,王老師對生活的熱情,正好說明了人並非寂天寞地活在這個世界上,而且正是對這個有情世界的深刻認識與頻繁互動,錘鍊了今日世故、圓熟、風趣幽默的劇場藝術家王榮裕。
 
小結
「沒有藝術不會死,但是會生不如死。」是這次講座的金句,王老師勉勵莘莘學子用其所長,為未來世界帶來美感和歡樂。